58岁的蒂尔达·斯文顿还保持着灵动的美感

时光网讯一月份的时候,昂娜·斯文顿-伯恩可是圣丹斯的热门人物,因为她在乔安娜·霍格的电影《纪念品》中饰演了一个陷入复杂恋情的年轻导演,这部电影还获得了圣丹斯电影节世界电影单元剧情片评审团大奖。评论家们认为斯文顿-伯恩是未来之星,实际上蒂尔达·斯文顿和前伴侣约翰·伯恩所育的这个女儿根本就不是个演员。而这正是被斯文顿引为至交的这位导演的意图。

霍格跟斯文顿10岁的时候就认识了,她们曾经在1986年合作过一部短片《Caprice》。三十多年过去了,这位导演非常希望再次跟自己的好友合作,于是选定斯文顿出演这部带有自传性质的影片,饰演女主角的母亲,而且她还想找一位非职业演员来饰演24岁的女主角朱莉,这个角色就脱胎于导演本人。

斯文顿当时已经58岁,却还维持着独特的灵动的美感——还有无限的能量——她回忆起与这位挚友交谈的场景,她们当时就坐在斯文顿位于苏格兰高地的家中,这座房子是她与伴侣,41岁的德国/新西兰艺术家Sandro Kopp生活了15年的地方。

“我问乔安娜,在我给她介绍了昂娜的所有朋友以及所有我能想到的人选之后,她为什么还在找其他女孩,然后我们突然想起来,在座的就有一个完美人选。昂娜自己其实也没想过要做演员,”

不过当时才19岁的姑娘已经准备好开始一番冒险了。“我完全没为这个角色做过准备,我去演戏都是在即兴发挥,”斯文顿-伯恩解释道,“整个情况就像个谜团,我不知道故事是怎样发展的;我也没看到过剧本。我每天起床去到片场,都不知道这一天会拍什么戏。我到了之后乔安娜就会说,‘好,现在你要进入这间屋子,不管发生什么我都希望你能用最真实的反应来表现。’”

这部电影的故事来自于霍格在八十年代经历的一段往事,她遇到了一个年纪大些的男人(在片中由汤姆·伯克饰演),他对她的创作生涯产生了很大的影响。当时的她还很天真,并不知道这个男人是个瘾君子。斯文顿-伯恩身上也有天真的气质,尽管她说自己跟角色相去甚远。

“这段复杂的关系很难演绎,你不能去维护别人,因为我很保护乔安娜和这个角色。我真的很想为她出头,维护她,但不能把这些表现出来,所以还是很有挑战性的。”

她母亲被她的表演惊讶到了吗?

“我也搞不清楚我有没有感到惊讶,”斯文顿回答说,“昂娜总会给我带来新的启发。当我跟乔安娜探讨让她来演这个角色的可能性时,我们很清楚她会是这个角色的最佳人选。这不是关于演技或者对剧本的演绎能力的,而是一种更细致,更珍贵的东西。这体现出了她作为一个人,一个个体有多清醒。对我来说,她不是惊喜,而是荣耀。”

斯文顿有给出过任何建议吗?“我们虽然刚好是母女,但我们饰演的是非常不一样的母亲和非常不一样的女儿,所以她完全不需要从我这里听取什么建议。”

斯文顿-伯恩提到,“我一生中一直在受乔安娜和我妈妈的影响,所以这些对我来说是非常自然的。”

在昂娜成长的过程中,斯文顿有想过她的女儿可能会成为一名演员吗?

“哦,她倒是经常会扮成小狗或者老太太,”她轻笑着回答道,“我们在家里有一个传统,我们会称为John Badger 出品,都是一些毫无意义的搞笑的东西。但你知道表演也就是这些——就是装扮起来然后表演角色。电影里的这个世界是很自然的;这是一个像家一样的环境。乔安娜是昂娜的教母,我们认识很长时间了,真的亲如一家人。”

斯文顿的电影之路是从出演英国导演德里克·贾曼的电影开始的——这位导演在52岁的时候死于一种艾滋相关疾病——斯文顿至今都很喜欢那段像大家庭一般的拍摄经历。

“我很幸运,能在25岁的时候就跟着德里克拍了第一部电影《卡拉瓦乔》。作为一个年轻人,那是一个非常神奇的可以让你找到自我的地方,我在那里学会了如何在一个极其民主化的环境里工作,以及如何做好团队的一员。昂娜的孪生兄弟(泽维尔)在攻读工程学学位,他现在正在休学当中,跑到一个电影片场的美术部门工作去了。一个好的电影片场就像一个非常棒的蜂巢,我很开心我的孩子们能拥有跟我一样的体验。”

令人吃惊的是,斯文顿还跟人在苏格兰高地联合创立了一所不用考试的非传统学校,叫做Drumduan学校,让她的双胞胎来上学。这所学校是为了确保她的孩子们能接受艺术教育吗?(这所学校还非常注重户外活动,学生们会学习铸造小刀和打造木筏)

“与其说是接受艺术教育,不如说是进行整体性教育和快乐教育。这(这部电影)也是这种教育的一个产物。你知道,进行得很好。”昂娜接下这个角色的时候才刚刚毕业。

斯文顿饰演的霍格母亲这个角色也与她本人有着相当大的差距。“蒂尔达扮演的已经不仅仅是我妈妈了,她融合了自己的真实生活,”霍格解释说,“这个角色非常忠于那个年代的女性。我们都对在二战中长大的那一代女人很感兴趣。我很清楚,不久以后这代人就要消失了。他们太珍贵了;他们背负了我们不了解的东西,捕捉到这些东西是很重要的。在拍摄这部电影之前,我跟蒂尔达已经探讨过,记录他们那种为人处世以及看待世界的独特方式是很重要的。现在我们可能会做更多的事,让这种记录走得更远。”

斯文顿跟霍格一样,都来自非常富有的家庭。斯文顿出生于苏格兰最古老的贵族世家之一,他们家族的历史可以回溯到9世纪,斯文顿跟三个兄弟一起在军营里长大,他们的父亲是一位将军。这种军事环境潜移默化地在她心中树立起了纪律感,而到访世界各地的经历又丰富了她的眼界。她小时候读的是一所精英寄宿制学校,西希斯女子学校,她跟戴安娜王妃是同学。从女校毕业后,她到非洲当了一段时间的志愿者,然后又进入剑桥大学学习政治学和英国文学,后来才去演戏。

斯文顿跟吉姆·贾木许保持着紧密的合作关系(《丧尸未逝》中,她在苏格兰殡仪馆里挥舞武士刀斩杀僵尸的场面非常出彩),她还跟今年戛纳金棕榈奖得主奉俊昊合作过两部电影,《雪国列车》和《玉子》。不过她最默契的合作伙伴还是卢卡·瓜达尼诺,他们一起拍了《我是爱》(昂娜出现在其中一场戏里),《假日惊情》还有《阴风阵阵》。在贾曼去世后不久,她就主动认识了这位意大利导演,从那以后,他们两人就成为了好朋友兼合作伙伴。

“我们会一起做导演,我们总是一起创作,”斯文顿说,“我们之间没有界限。”

斯文顿的母亲朱迪丝·斯温顿女士在2012年去世,享年83岁。当时斯文顿崩溃了。她差点拒绝出演《假日惊情》,因为这部电影跟她的真实生活有相似之处。大体上就是说,她在片中饰演的摇滚明星角色也在哀悼父母的去世。

预告片

当然,斯文顿非常认真地尽着做母亲的责任。宣传《纪念品》的时候,不论在哪,她都尽可能地陪在昂娜身边。这部电影已经在美国上映,并且引起了热议。

“出演这部电影是我从小到大最精彩的一次经历,”昂娜情绪高昂,在拍完这部电影之后,她也到非洲去做了志愿者,就像她的妈妈以前做过的一样。她们这对母女现在正在拍摄《纪念品:第二部分》

“除了《纪念品:第二部分》,我不打算再演电影了,但我也不知道生活会怎样发展,”她说道,“我已经申请去爱丁堡大学读心理学与神经科学了。这是我下一个目标,我的下一个规划。”

58岁的蒂尔达·斯文顿还保持着灵动的美感
  • 贾樟柯:记住真实的历史,也是最大的正能量

    作者: 佚名 来源:天涯论坛 贾樟柯:真话是最大的正能量。 同样,记住真实的历史,也是最大的正能量。78年前,一位英国独立女传教士,在日本鬼子的铁蹄即将蹂躏她所在的山西阳城县前夕,带领、庇护100余贾樟柯:记住真实的历史,也是最大的正能量

  • 曾是性感的「64亿票房女王」,如今人人唾弃,她经历了什么?

    安妮·海瑟薇日前,安妮·海瑟薇在节目上接受粉丝提问时,确认了《公主日记3》电影正在筹备中,并透露目前剧本已经写好。“我想拍,朱丽·安德鲁斯想拍,制片人Debra Martin Chase也想拍,那么为曾是性感的「64亿票房女王」,如今人人唾弃,她经历了什么?